相关文章

合肥断掉一克隆销售出租车犯罪团伙

来源网址:http://www.hfhqjy.com/

  法制网记者 李光明

  11月22日,安徽省合肥市公安局通报,该市警方经过一个多月的缜密侦查,破获一起克隆销售出租车配置案件,摧毁了一个盗窃出租车计价器、顶灯和克隆、销售出租车犯罪团伙,斩断了一个集盗窃、克隆、销售出租车于一体的犯罪链条,6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

  今年9月16日,家住合肥市东七的出租车司机王师傅和往常一样来到东七某小区的停车场取车时,发现自己出租车顶灯被盗,只留下孤零零的金属支架。这可是王师傅9月13日才给出租车更换的新顶灯,这下不但不能营运了,还得重新安装顶灯,王师傅着实气愤不已。

  其实,遭贼的不只王师傅一人。今年以来,合肥市频发出租车顶灯和计价器等出租车营运配件失窃案件,许多出租车驾驶员夜里将出租车停放在路边,第二天便发现出租车顶灯、计价器、坐垫套甚至燃气罐不见踪影。今年以来,全市多次发生出租车计价器、顶灯被盗案件,与此同时,市面上出现了大量克隆出租车,严重影响合肥市正常的交通营运秩序,交通运输管理部门及广大出租车驾驶员反应强烈。合肥市公安局对此系列案件高度重视,成立了由刑警支队牵头多部门配合的联合专案组全力侦破此案。

  专案组通过对交通运管部门和交警部门提供的有价值线索综合研判后认为,发生在合肥市的盗窃出租车顶灯、计价器案件与出现在该市的大量克隆出租车之间存在密切联系,被盗窃的这些出租车顶灯、计价器极有可能就是被安装在克隆的出租车内。

  经初步调查,专案组了解到,今年10月11日,运管处集中销毁了30台克隆出租车。这些克隆出租车配备了与正规出租车一模一样的全套装备:车牌、计价器、顶灯,甚至座椅套都与正规出租车一模一样。这些克隆出租车均是八九月份与十一长假期间短短两个多月时间内查扣的。

  经过进一步了解发现,合肥市出租车顶灯、计价器的出售、安装、更换和回收业务都是由一家公司经营,该公司对销售和被盗的计价器都有严格的发售制度和完整的登记记录。这就进一步验证了专案组的判断,正是由于无法通过正常渠道购得出租车顶灯、计价器等出租车营运配件,所以克隆出租车团伙才大肆通过非法渠道购买出租车营运配件,也就由此催生了盗窃出租车营运配置的团伙。

  摸清了这些情况,专案组随即有针对性的开展一系列侦查工作,很快两个涉嫌克隆出租车的犯罪嫌疑人张某某和周某某进入了警方的视线。

  经侦查,家住合肥市瑶海区嘉山路的41岁张某某和家住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的30岁周某某等人是一个集销赃、克隆、销售克隆出租车的犯罪团伙。他们在三里街汽配城和五里庙国际五金城分别开设了汽车修理门市部,并以此为掩护大肆从事克隆出租车业务。

  为了达到除恶务尽和彻底消除社会不良影响的目的,专案组围绕该犯罪团伙开展深度经营,深挖犯罪,通过各种手段广泛收集各种犯罪线索。很快专案组就锁定了另一个盗窃出租车顶灯、计价器的团伙,家住合肥市观海路康利园小区的马某某、家住庐阳区三十岗乡的王某和袁某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浮出水面,该团伙成员白天蛰伏,夜间作案,疯狂盗窃出租车顶灯、计价器和坐垫套等物品,盗窃后将这些物品出售给张某某和周某某,以获取非法利益。

  至此所有犯罪目标已经全部锁定,抓捕时机已经成熟,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的抓捕所有犯罪嫌疑人,市公安局领导坐镇指挥,组织了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牵头,特警、便衣等多部门参战的联合抓捕组。11月12日,专案组已经掌握了张某某和王某等6名犯罪嫌疑人的居住场所和活动轨迹。合肥市公安局调集了50多名警力按计划集中在刑警支队里,准备执行抓捕任务。

  “出发!”下午1时许,随着指挥长的一声令下,侦查员分成6个小组,奔赴各个抓捕点。

  当晚8时许,按计划潜伏在五里庙国际五金城里的侦查员发现犯罪嫌疑人张某某和周某某在一偏僻处与几个中年人交谈,附近有一辆克隆出租车和2部小轿车。抓捕组果断行动,还没等张某某和周某某反应过来,侦查员已经冲到了他们身边,当场将两人擒获。经调查,张某某和周某某刚克隆好一部出租车,正在和那几个中年人交易。

  与此同时,其他几个抓捕组也将王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行动中,警方当场缴获5部克隆出租车、3部用于作案的车辆以及数以百计的各种用于克隆出租车的计价器、顶灯和坐垫套等物品。

  随着犯罪嫌疑人的全部落网,警方也揭开了克隆出租车产业链是如何运作的。此案中,王某、孙某某和袁某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通常盗取出租车配件,包括顶灯、计价器、空车牌、坐垫套甚至燃气罐等物品,然后他们将这些物品以不同的价格卖给张某某和周某某,张某某和周某某得到这些物品后,再用来克隆出租车对外出售,牟取利益。

  一开始,犯罪嫌疑人王某等人只是盗窃计价器和顶灯等物品,然后以一个顶灯一百元左右,一个计价器五六百左右卖给张某某,虽然他们有时一晚都能盗窃十余辆出租车配件,但他们还是觉得来钱太慢,以至后来干脆直接盗窃整个下线出租车。